精准信息查询_共同打造的生活

一个医生对癌末患者及亲属的告白

作者: 2020-06-14收藏:350

一个医生对癌末患者及亲属的告白

亲人的生离死别是一个痛苦的过程,对于任何人来说这都是一个极大的压力。由于国人十大癌症中有五大癌症都在胃肠肝胆科之中,这让身为一位胃肠肝胆科医师的嘉义基督教医院周莒光医师,在执业生涯中,有机会比其他科别的医师接触更多末期患者的心路历程。他特别透过本刊,分享他个人的看法,让癌末患者和家属,在面对生命的抉择时的参考。透过他的自述,我们看到的不只有医生对疾病治疗的专业,更多了架接在专业和伦理上的建议,值得每个人去深思。

一个医生对癌末患者及亲属的告白

「人生」是走到终点就结束了吗?如果人生的定义只有自己,那答案或许是肯定的,不过事实上,每个个体都不会是单独存在于这个世界,我遇见了很多故事也看到了很多问题,人生难关的特色是「每个人几乎都得去面对,但是又没有人对于”面对亲人的离开”是经验十足的」。

电影里赚人热泪的场景往往是有人即将死去的画面,凄美的Ending Cut经常是那在挚爱的人的手中或怀中之类的场景,想想也难怪,毕竟能够陪伴自己的亲人走向人生的终点是一个很充满人性光辉的事情;只是这往往是只存在导演和编剧非写实蒙太奇镜头里的世界,实际过程其实不像电影演的那幺美好。病人本身得受到疾病带来的痛苦以及痛苦之后带来的情绪反应,不论是病人或家属,突然面对太大的压力往往不会激发人性的光辉,多会激发逃避或是责怪等等的情绪,这是人性。

一个医生对癌末患者及亲属的告白

而在这中间又还要去应对许多治疗上的问题:状况不好要不要插管?开完刀又复发了还要不要再做一次化疗?这个刀还需不需要开?从诊断到死亡的过程中,对于家属是充满压力的,而且这个压力还可能持续到死后。因为死后的世界在不同的宗教之间是有不同的讲法,虽然我们相信死去的患者至少不会再受到这个世上的苦难;但是家属不一样,病人家属们在病人死亡后,还得继续在这个世界上承受着治疗期间所衍生的责任、义务甚至情感的裂痕。不论是之前的医药负担、心灵创伤甚至是自己或亲友的责难。如果不好的结局(死亡)是可以预见的,如何準备好自己让这条路上没有后悔是很重要的。

每个患者的状况不同,我们也很难去说怎幺做一定好,然有些技巧和方法可以协助家属度过这些难处。其中,我认为最有帮忙的就是怎幺透过医疗团队去协助病人与家属做决策,以及让家人之间团结起来。以下是几个我想分享的故事:

故事一:是否要告知病情?这是一个很极端的故事,简单讲就是病人最后竟然埋怨家属不告知病情,强调说早知道癌末会这幺辛苦,他甘愿去开刀。

首先,病人自己才是最有权力知情的人,然由于台湾的国情,许多家属了解又关心病人,选择不告知病情,这幺做虽尽人情,但是会面对一些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因为不清楚状况所以病人没办法选择治疗,想开刀的没开刀,不想开刀的去开刀;第二个问题是病人也没有办法交代事情,想说的没说,想吃的没吃到。所以就像我们一直强调民众有「知的权利」一样,「告知」也会是一个比较轻鬆的做法,毕竟后面许多相关的决策都是来自于病人本人,家属对于做决策的压力会比较小。然而很多家属仍然担心告知对于病人的打击,我建议至少要做假设性的讨论,我们不需要用很直白的方式去说:”爸你快死了,要不要交代一下。”但是我们可以很婉转地去说”人不免面对死亡的问题,如果您面对到这个状况,你要不要开刀,或者是有没有什幺想做的,想要交代的”,面对死亡不是一个禁忌的话题,任何人都可以去讲,透过这样去了解自己的亲人才能做到一个更好的临终照顾。

故事二:到底还要不要接受癌症治疗还是选择安宁治疗?曾经有兄弟为了是不是要让爸爸接受化疗而决裂,这个也是一个不算少见的场景。

首先,这个过程家属应该要更团结才对,但就我的观察,压力往往会让家人更不团结,特别是大家意见不一致的时候。因此了解怎幺做才是最好的方法?那就是「尊重病人」。有时患者会听自己子女的意见把决定权给子女或者是没有告知病情家属得做一些决策,不得不去面对。如果家属意见不一致之时,其实可以请医师协助召开家属说明会,把有意见的亲人通通找过来讨论。这种讨论会的好处是,让不了解状况,又不同时间来的家属,看的状况也不一样,有些家属更不见得有正确的医疗观念,透过一个大家都在的场景,让大家了解后面会发生的事情和治疗的选择,并且把话讲开来会好很多。这种说明会之中,我会告知后面会遇到的困难处,希望家属能够团结,也会了解谁才是真正的支持者(出钱出力来照顾的人),协助真正的支持者。

故事三:医师已经说西医没有帮忙了,是否要用西医以外的替代疗法或偏方?

有一位病患本身家中的经济并不好,但是他的儿子却又非常的孝顺,到处为癌末的父亲打听救命良方,就这样东听买东、西听买西,为了购买偏方,能借的都借了,因而导致信用破产,在父亲走后真的就是一个”家破人亡”。替代性疗法,之所以叫做「替代疗法」就是因为还没被充分的证实疗效。简单讲,不一定会有好处甚至可能会有坏处。我会和病人家属说,量力而为,不一定有好处的东西不一定要花钱。

最后要跟大家分享的是,面对疾病,人是有其极限的,不论医生、病人、家属,总有承担的限度,有时有技术但是病人没体力,也得不到好的结果,有时似乎可以看到好结果,但是家属无法负担,也只能徒呼负负。但是在这条路上,不论是谁,都不要有后悔,才是我的结论。如何透过一个较好的準备,以及学会利用医师(专业经验比较多的人)协助了解状况、坚强自己和团结家人,减少亲友死亡的冲击,是我们大家都要学习的课题。